新2网 学者谈奇葩论文:公众担心的是学界失去自净能力

2020-01-19 09:39

  公众担心的,是学界失去了“自净能力”

  我们今天仍然会批评亚里士多德、牛顿在哲学与科学上犯了错误,但这不妨碍他们的伟大。一代又一代哲学家、科学家正是因为不断地发现了前人错误,并且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改正错误,才推动学术的不断进步。

  □孙正凡(科普学者)

  但对于舆论的批评,徐教授却表现得很不以为意。他把自己的研究思路自诩为“站在未来设计现在”。他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有争议的论文实质是勾勒出一种个人未来发展图景结构-共同发展之路”“不只是自然表达,有更深层的含义”。

  一篇奉承文章存在7年之久,暴露出某些学术领域自净能力和纠错能力失效,这才是最令公众忧心的。

  徐教授这样的“神论文”竟然通过内审外审重重环节得以在核心期刊发表,期刊编辑部也难辞其咎。实际上,我们可以联想到近年来多次出现的神论文,比如“中医诊断航空发动机故障”“调控肠道菌群有助反腐”“量子纠缠与针灸”“传统文化与蟋蟀战斗力”,恐怕期刊编辑们太看低了自己的工作,忘记了作为学术编辑的基本职责。

  观察徐教授的“论文”不难发现,很像是锅大杂烩。初看结构像学术文章,细看和“生态经济”又实在扯不上关系;说是生活随笔,可语言佶屈聱牙,读起来甚是难受;哲学术语随口就来,但语义不通缺乏论证,总之完全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2020新年伊始新2网,学术圈又迎来震荡新2网,作者徐中民于2013年发表在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冻土》杂志上的一篇文章里新2网,竟用数十页的篇幅论述“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统一”,令人咋舌。该杂志立即表示将该论文撤稿,涉事导师即该杂志主编也表示请辞主编职务。

  据说梁启超还曾经说过:“夫学术者,天下之公器也。”学术追求的标准是真相,而无论是自然奥秘还是社会现象,一时看到全部真相都不太可能。所以学术期刊发表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昭告天下某人又发现了宇宙真理、建立了伟大理论,而是告诉同行们又有了一个新的或大或小的发现或者猜想,这个发现未必完全正确,只是作者推敲之后认为应该是真的,发表出来公之于众,请同行们继续批评检验。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京报插图/赵斌新京报插图/赵斌 点击进入专题: 核心期刊论文谈“师娘优美感”引争议

  当然,随着学科交叉、融合增多,在自然科学中引入人文视角本无可厚非。但在这样的交叉地带依然有学术规范的支撑,而不是自以为开创者就胡言乱语、自说自话,搞出一些新概念、新玩法,甚至以此骗取名利。

  随后,论文作者、中科院博士生导师徐中民教授的更多行为正在被网友们挖出,比如他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里撰写的奇葩论文,远远不是只此一篇,又比如他竟然公然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发布广告,替人写项目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收费是资助金额的10%。种种不堪行为实在令人拍案惊奇,徐教授的行为究竟越出了学术道德规范和法律的红线多远,相信不久有关机构就会有说明和处理。

  就像2016-2017年韩春雨撤稿论文事件那样,同行的批评让错误尽快终止,不至于谬种流传。科学论文不等于正确,但一整套严谨的学术规范,却能保证科学领域里有充分的自我纠错的能力。

  原标题:论“导师崇高感”背后,警惕自然科学“民哲化”之风

  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赞美导师,可以在内部年会上唱赞歌,但绝不应该在学术期刊上长篇大论,那已经不是“学术”了。科学期刊上是求真争鸣之地,不是吹捧个人的油印小报。

  徐教授的神论文在2013年发表之后,竟然在学术界没有见到公开批评的声音,期刊编辑部也没有及时声明撤稿,以至于在六七年之后成为大众新闻,说明学术批评机制至少在某个领域里已经失效了。学术失范,且缺失了“自净能力”,这才是最令公众忧心的。

  自然科学“民哲化”,是股妖风

  不过,比起一些民哲的天真呆萌,我认为徐教授更像是在“装傻”。发广告替人写申报项目抽取佣金;讲座时宣扬“天下文章一大抄”;教学生们在论文里掺沙子、组合、化妆、换汤——这可不像是要追求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的老先生,倒像是个“学术老油条”。如果他真的在进行套取国家基金的相关业务,那就不仅是道德有亏,更有重大违规嫌疑。

  梁启超还曾经指出,中国传统学术的缺陷,恰恰就是后辈只敢歌颂前辈,不敢质疑老师。于是我们在传统里常常看到“崇古崇圣”的思想模式,却忽视了古人“日日新,苟日新,又日新”的愿景。

  “公然赞美”不是科学的态度,批评才是

  是不是闻到了浓浓的民哲味道?见过太多类似的人,以为掌握了阴阳八卦、天人合一,就掌握了宇宙真理,其实各种术语堆积之下,貌似旁征博引,细究不过是穿凿附会罢了。身为院士弟子,竟然玩出了“我爱我师,我赞美师娘”的庸俗道路,令师门蒙羞,成为学术界笑柄,这样的“民哲妖风”,还是趁早收起来为好。

  所以学术文章的发表,不仅作者所属团队要内部审核,导师或通讯作者签字认可,还要经过编辑部内部、外审专家甚至多位匿名专家审核,作者回答专家质疑、反复修改才得以发表;发表之后也仅仅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同行们有权质疑、批评。

  梁启超1922年8月曾在中国科学社年会上发表《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演讲,指出科学精神的三个方面:一,求真知识;二,求有系统的真知识;三,可以教人的知识。《冰川冻土》杂志的编辑部但凡能遵循一点科学精神,也不会让徐教授这样的“神论文”出现在版面上。

  科普之家

  他在谈论科研人员的道时,提出自己在导师带领下修炼得道的体会,是17年“因缘和合”中对“风行水上涣”的诠释,是养“浩然之气”。他在解释四位一体方法论的时候,引用了宗教界的“三位一体”学说和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并进行了自我发展。

  科学脱胎于哲学,起点就是质疑、批评、争鸣。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后来总结了一句名言流传至今: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一代又一代的学人,从来没有躺在伟大导师的成就之上飘飘然,为自己有个“伟大导师”顾盼自雄,以赞美导师为能事。相反,对真理的追求、较真,甚至为真理而争辩,才是对先辈、导师最大的尊重。

原标题:《明日之后》新禧春卷获得方法

  2020年第42届法国克莱蒙费朗国际短片电影节 (Clermont-Ferrand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于近日公布了入围名单,由青年女导演黄莎莎编剧执导的浙产短片《侘寂》(The Water Will Carry Us)成功入围国际竞赛单元,另一部入围的中国大陆片为戛纳电影节短片金棕榈奖获得者邱阳导演的新作《南方少女》(She Runs)。

Powered by 新2网 @2019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 2018 shijiaotv.com 业务QQ:194594824